第四百七十章 照顾

空灵废女 沐雪瑾年 2133 字 5天前

秦府。

秦家长老在诊治秦语烟,众人都挤在秦语烟那屋子中,屋子一瞬间显的窄小,无厘头一道白色的光影出现,一股压力出现,从流渊的身上散发出来,吓的秦禹都不敢随意下定论,本来已经检查完了的,由于流渊的到来,他连忙又检查一遍。

在流渊的压力下,秦禹仔细检查后道:“没什么大碍,养养就好了。”说完顺便看向流渊,可是人家那脸上永远都是那副面瘫!

待到秦语烟醒了以后,流渊才离开,秦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守着,连尿急都要偷偷的去,然后赶紧回来。

这丫头刚醒,秦帜淮的一口气才松下:“你总算醒了!”说完以后无明的感到周围目光凝视,他才瞬间醒悟,扭头一看,除了流渊,其他人都用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他。

我去...秦帜淮心中暗骂自己怎么这么蠢,流渊都没说什么,你先开口,是不想活了吗?

再小心翼翼的看向流渊,流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,好似并没有在意的样子。

“你们都守着我干嘛?”这货刚经历了这么大的一场比试,醒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问守着她干嘛。

谁想守着你啊,这不是尊上大人在这儿,谁敢离开?

“嘶...”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,她轻轻的挪动一下,全身上下的疼痛感刺激着大脑,不禁的让她喊了出来。

“别乱动,你需要休息...”流渊缓缓开口。

秦语烟身上的伤虽然是小伤,但是内伤用玄劲太多了,那么大的火焰把整个比试台包裹起来,玄劲能够用吗?这个程度的效果得起码六十级的才能发挥出来。

当时众人都在紧张秦语烟是否能扭转乾坤上了,并没有注意到她使出的玄技多么的震撼。

“是啊,醒了就好,你饿不饿,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
秦语烟先望了下四周,人太多,她不好意思的道:“有点闷!”

闷?秦帜淮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连忙让站在他后面的什么长老啊,秦珩一帮人连忙赶出去:“你们赶紧出去,出去,空气都不流通了。”顺带着自己也跟着离开了。

走出秦语烟的房间以后不得长呼了一口气,里面真的是太压抑了,流渊的气场太强了,压的所有人都只能小心翼翼的呼吸,恐怕呼吸大声吵着流渊,能离开那简直就是离开修罗堂一样,这还多亏了秦语烟。

冬菊和秦语澜随后也跟着出门,但是并没有走掉,屋子中只留下流渊和秦语烟。

秦语烟侧着头笑道:“你的气场太强了,他们都怕你。”

“感觉什么地方难受吗?”流渊还是那般不回答秦语烟无聊的问题。

“有点饿...”

饿?流渊眉头微微皱起,但没一秒的功夫就展开了,他优雅的走到门口,轻轻的打开门,冬菊赶紧冲上去行礼,不顾及礼仪的流渊道:“可有粥等流食?”这时候的秦语烟不能吃太重口味的东西。

“冬菊这就去拿。”冬菊错愕的觉得流渊的温柔,他这么个高大形象的尊上大人,竟然如此的细心,能想到秦语烟这个时候吃不了什么重口味的东西。

自己主子有人疼,冬菊心中是欢喜的,连忙跑着去拿膳食。

端来的是一碗清粥,里面只有几粒盐而已,本来冬菊端进去以后想要自己喂的,没想到流渊已经将秦语烟扶起来靠在床头,转身接过冬菊手中的清粥,小心翼翼的用勺子,嘴微微吹动。

本来流渊长的就是人中龙的样子,又一身雪白的白衫,动作温柔,看的冬菊满眼都是心心,秦语烟侧着头看到冬菊,不禁的笑了一下,可刚一笑,扯着身上的伤口又一阵疼。

“乱动什么?”这么细微的表情流渊都发现了,他手上端着清粥训斥秦语烟。

随后转头对着冬菊道:“你出去吧。”

这眼前的画面还没看够呢,就要出去了?冬菊微微的做了个失望的表情后还是行礼离开了。

这些表情都落入了秦语烟的眼里,她还是忍不住脸上露出笑容道:“你这太绝情了吧,人家小姑娘就是看看你而已,你都不让。”

“不能随便看。”本来秦语烟没打算听到流渊回答的,没想到流渊竟然将手上的清粥放到她的嘴边,面无表情,好似他回答的不管他的事一样的样子冒出这么一句来。

这样子更让秦语烟想笑,流渊竟然第一次回答她其他无聊的问题。不过他真的好看,秦语烟一口一口的吃下流渊喂过来的清粥,借着那微弱的烛光看着流渊那俊美的轮廓,这张脸真的是妖孽!

冬菊一向比较懂事、稳重的竟然都看呆了。

流渊喂完以后将秦语烟扶下去睡好,然后叮嘱道:“好好休息,休要惹事!”

惹事?谁惹事了?我这么乖?秦语烟不服气的想要怼回去,可床前的白影已经不在。

流渊走以后,还有秦语澜来过,和秦语烟聊了两句后离开了,自从秦语烟救下秦语澜以后,秦语澜的态度就好了许多,不过她终究是楚家的儿媳,还是要回去的。

不过听说从楚凌华被秦语烟打伤开始,楚凌华就处处和她作对,现在两人的感情连面子功夫都不做了,楚家也因为秦语烟的关系不太待见秦语澜,好似觉得秦语澜就是秦家派来的细作,打探楚家的实力,回去告诉秦家,不然秦语烟怎么会将楚凌华打这么惨。

并且,还埋怨她没有告诉楚家的人,秦语烟的真实水平。今日看着秦语澜是要消瘦很多,加上现在已经不化妆不装扮了,一身朴素的妆容,让人觉得更清瘦了些。

秦语烟看着秦语澜离开的背影,有些伤感来。秦语澜也是苦命的,没了刘碧云的爱护,父亲也游玩去了,压根没想要管她,她一人在楚家的情况肯定是没有以前好的,加上秦家这一次和楚家算是彻底的闹开了。

毕竟她把楚凌华打的不轻,那脸肯定是全部都丢没了的。。

但是这些秦语澜都没有说,她竟然闭口不提,秦语澜的性格也是改了许多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