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二章 你怀孕了,我忍你

说着,他将她的手举起来,抚开他额头的刘海,光洁的额头上有一条长长的的伤疤,像是一直张开血盆大口的野兽狠狠的盯着她,那是当年在英国,他被齐正仁派去的人殴打时留下的。

她说:“他们怎么就没有把你打死!”他赞同的点头,“是啊,怎么就没把我打死。”

“你活该,齐楚,这个疤痕就应该留在你身上,让你记得嚣张的时候做人做事没有给人留一线的后果。”

齐楚眼神瞬间暗沉下来,“你真的这么恨我?”

“恨啊,真的恨的……难道不该恨你吗?你害死我爷爷,让我坐牢,折磨我这么多年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