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摧枯拉朽(12)

紫禁城。

大殿之上的吴宗睿,脸上带着惬意的笑容,拿起御案上面的三封奏折。

“这是文儒、洪承畴和乔明俊写来的奏折,说清楚了整个辽东的战事。。。”

“文儒率领的大军,攻陷了辽阳城,斩杀了后金的庄亲王济尔哈朗之后,接着攻陷沈阳,后金的礼亲王代善毙命,还有被多尔衮废掉的肃亲王豪格,被关押在大牢之中,登莱新军攻破城池的时候,豪格撞墙身亡,其次就是一直为后金小朝廷卖命的范文程,自缢身亡,整个的沈阳城池已经被登莱新军完全掌控,城中的满人权贵尼康和岳东等人,都被斩杀。。。”

“乔明俊率领的六万将士,经历住了考验,拼死抵御了后金八旗军对镇北关的进攻,不过也付出了近两万人的伤亡,要知道这可是多尔衮和多铎亲自率领十多万的八旗军军士,发起了对镇北关疯狂的进攻,乔明俊不简单啊,为朝廷立下了大功。。。”

“洪承畴率领的五万登莱新军将士,昨日抵达了镇北关,与乔明俊会和了,这样驻守镇北关的登莱新军将士接近十万人,多尔衮的所有梦幻都破灭了。。。”

御辇之下的曾永忠、卢发轩和史可法等人,脸上都带着笑容,他们很清楚,后金距离覆灭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

吴宗睿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,将三份奏折放在了御案上面。

“我想,半个月的时间之内,后金的小朝廷和八旗军就要彻底覆灭,不过北方的事情远远没有结束,如何的管理好北方,是我们面临的最直接的难题,后金统领北方有数十年了,统领沈阳等地也快要三十年了,怎么对待那些满人,军事上面的占领只是第一步,管辖好地方才是最为关键的,内阁一定要考虑到北方的官员配备问题,我想还是要暂时设立一名辽东总督,潼关山海关以北的所有事宜,北方宜根据地形设立三个行省,从山海关到辽河以南设立一个行省,从辽河以东至镇北关设立一个行省,镇北关以北设立一个行省,名字我都想好了,就称之为辽宁行省、吉林行省,以及黑龙江行省。。。”

“三个行省的区划图,我大致标注了一下,明日工部派遣专人,前往实地踏勘,画出详细的地图,内阁根据工部画出的图案,做出决定。。。”

“一个地方是不是稳定,关键在于人心,人心是不是能够聚拢,关键在于官吏,所以派遣到北方的官员,至关重要,我想,由詹兆恒出任辽东总督,统管北方的事宜,三个行省的巡抚,务必派遣得力之人。。。”

“辽东之地刚刚收回,地方肯定不稳定,所以登莱新军务必在辽东驻军,至于说在什么地方驻军,此事交给文儒去考虑,他在北方征伐,熟悉情况。。。”

“山海关至辽阳一带的驻军需要大规模的调整,我想山海关驻扎一部分的军队,其余地方基本不需要驻军了,登莱新军驻扎的地方,需要往北方大规模的调度。。。”

曾永忠等人听得非常仔细,在这些异常重大的事情上面,皇上一般都会提前考虑好,内阁只需要根据皇上的决定去落实就好了。

“先生,全国一盘棋,今后南北的调度问题,内阁务必高度重视,南方肯定比北方富裕一些,这些年已经体现出来了,南方商贾偏多,粮食的产量比北方要高,税赋也远远超过北方,所以内阁需要调剂一定的钱粮,支援北方,大明王朝的惨痛教训,不能够出现了。。。”

“内阁还要考虑,如何的改革科举考试的制度,这些年,我们从西方引进了不少的学术,包括数学、天文、地理等等吗,特别是火器方面的学识,务必要高度重视,朝廷也需要这方面的人才,以前我们没有重视,譬如说火器方面的专家,朝中必须要有,不能够总是做那些外行领导内行的事情,如果工部没有人熟悉火器的知识,怎么去指导火器局的事宜。。。”

“还有一点,内阁需要注意,就是信教的问题,基督教和天主教等等,总想着在南方和北方大规模的推广,这个是不行的,我们信奉的儒家,不需要外面的交易,你们都记住,对我们有利的学识,我们全部吸纳,对我们没有好处的,坚决排斥。。。”

“等到我们将内部的事情基本理顺了,我们还要往西方传播我们的儒家思想,我们更要派遣大规模的船队,前往西方去,以前的商贸交易,西方的商贾从我们这里得到了大量的好处,来而不往非礼也,我们也需要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东西。。。”

“商贸交易,还是以物换物为主,朝廷要告诫那些商贾,不要总是盯着黄金白银,这些东西不能够吃,摆着好看吗,我们需要的粮食等物资,也可以从远处运过来啊,如果说某些地方不准我们交易,那就展现出来我们的力量,让他们同意和我们做生意。。。”

曾永忠等人情不自禁的抬头看向了皇上,他们万万想不到皇上会说出来这样的话语,依稀间他们记得东印度公司在台湾岛所做的一切。

大概是发现了曾永忠等人的诧异,吴宗睿冷冷一笑。

“诸位,一国的力量是有限的,能够创造出来的财富也只有那么多,适当的从外界获取一些财富,也是很正常的,当然,前面我说过了,往外传播文化是最为重要的,今后我们一定要将儒家思想传播到西方去,传播到所有的地方去。。。”

“内阁在商议对外交往事宜的时候,一定要注意一点,不要弄那些虚的,什么吹捧恭贺之类的,没有多大的作用,不要被甜言蜜语迷惑了,有些地方的使者到大吴来,以为说上几句吹捧的话语,都能够得到多少的赏赐,哼,这等空手套白狼的事情,我们可不做。。。”

“今后朝廷的对外交往,以实际利益为主,如果希望得到我们的保护,那就缴纳钱财,获取到我们的保护,如果一定想得到朝廷的敕封,也可以考虑。。。”

“内阁的诸位,你们都是读书人,礼义仁智信深入内心,不错,我们与人为善,但不代表别人可以糊弄我们,想要和我们打交道,就按照我们的规矩来,如果不愿意,不勉强,又想着的好处,又想着不付出,这不可能,如果惹恼了,登莱新军可以出击教训他们,你们记住一句话,犯我大吴者,虽远必诛。。。”

吴宗睿的话语,让曾永忠等人逐渐的挺直了身体,这里面的意思,他们当然明白,一千多年前,强盛的大汉王朝,曾经喊出“明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,那个时候的汉王朝,无比辉煌,如今的大吴王朝,也正在这条辉煌的大路上前行。

吴宗睿终于说完了。

曾永忠抱拳开口了。

“启禀皇上,太子殿下外出巡查已经有两年时间,臣以为,太子殿下应该要回到京城,参与朝中的诸多事宜了。。。”

吴宗睿挥挥手。

“太子外出历练,算起来也就是一年半左右的时间,这远远不够,今年我已经要求太子参与地方治理的事宜,三年的时间不能少,其实三年的时间远远不够,太子必须要熟悉地方的事物,治大国如烹小鲜,太子如果不知道地方上的事宜,将来怎么治理天下,此事你们不必再说了,皇后那里我去说。。。”

曾永忠说完,卢发轩也抱拳开口了。

“皇上,商贸赋税已经占据府库收入的六成以上,其中的两成来自于海外贸易,臣建议,由户部左侍郎主官商贸交易和商贸赋税的事宜,户部单独设立商贸司,一方面规范商贸交易的事宜,一方面不断调整商贸赋税征收的事宜。。。”

吴宗睿看着卢发轩笑了。

“路廷啊,看样子你在南方的那几年,学到了不少东西,不要多长的时间,商贸和文化,将要成为朝中最为重要的两件事情,刚刚其实我都说过了,征收商贸赋税的条款,不要轻易的改动,不能够因为商贾赚钱了,就狮子大开口,适当的增加商贸赋税是可行的。。。”

“如何增加商贸赋税,今后还是多从海外贸易方面做文章,府库的银子还不多,我们的力量还不够强大,我们力量的强大,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,一是有钱,二是军事力量强大,三是文化的影响力巨大,做到了这三点,我们才算真正的强大了。”

“如何做到这三点,是内阁需要重点考虑的事宜,这三年事情息息相关,不可分离,所以内阁需要统筹考虑,不可偏颇。。。”

说到这里,吴宗睿站起身来了。

“先生,路廷,宪之,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你们,你们也要不断的学习,今后你们遇见的新鲜事物会越来越多,很多的事情都需要你们做出决断,如果你们都不熟悉,怎么决断,好了,今天就到这里吧,明日的早朝,该要商议的事情,内阁拟出条陈来,言简意赅,能够当场作出决定的事情,不要拖延。。。”